<--GA tracking code--> <--GA tracking code end-->

蜜蜂不見了-蜂群崩壞帶來的農業危機

蜜蜂不見了-蜂群崩壞帶來的農業危機

布萊德艾迪(Bret Adee)是美國最大的養蜂戶,早春通常是他最忙碌的時候。九萬兩千個蜂箱必須在植物開花之前被送到目的地,蜜蜂才能幫忙授粉。不過在過去這十年,每年已有上億隻蜜蜂死於不明瘟疫。

杏仁種植協會的農業事務代表鮑伯寇迪斯說“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們都在想今年會不會有足夠的蜜蜂?”租用蜂箱幫助植物授粉的費用每年都在漲價,從2016年一個蜂箱美金$154到目前平均一個美金$180到$200元。如果沒有蜜蜂的話,不只杏仁,牛油果、蘋果、櫻桃、苜蓿的收成都會被影響。根據聯合國糧食和農業組織的資料,約占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人類糧食的一百種農作物中,七十一種需要仰賴蜜蜂授粉。

未知的蜂群崩壞成為過去十年美國蜜蜂大量消失的原因。然而造成的原因,各界有不同的說法,不過普遍認為並不是單一因素造成蜂群消失。

不管原因為何,在蜂群崩壞以前,通常每年只有百分之十到十五的商業蜜蜂死亡,但是2016年四月,死亡率達到百分之四十四。布萊德艾迪說“過去五年內,我想養蜂業已經損失將近價值美金$1.2億的蜜蜂。“這個問題不僅限於蜜蜂還包含了大黃蜂。大黃蜂本來應該被列入瀕臨絕種的名單中,但是川普上任以後,將這項提議暫緩。環保署目前還沒有針對這件事做出回應。

目前是美國杏仁樹授粉的季節,將近三分之二的商業蜜蜂目前都被運到加州幫助授粉,有些甚至是從東部的佛羅里達州運來。布萊德艾迪的蜂場有約九萬兩千個蜂箱,每一個蜂箱約有四萬隻蜜蜂,總共約有3.5億隻蜜蜂。冬天蜂箱被放置在約佔三千英畝畜牧場的地方,附近有低丘環繞以及水源,這樣的環境下高密度的蜂群才能生存。

這些蜂箱,在授粉季節會被裝在卡車上在一月底送到加州杏仁產區然後再被運往花椰菜和牛油果產區。布萊德養的十分之一的蜜蜂會被送去奧勒剛和華盛頓州,幫助櫻桃和蘋果樹授粉。這些蜜蜂會一直工作到五月初,再被運回中西部過夏天。許多養蜂戶(擁有三百個以上蜂箱者)因為蜜蜂驟減的問題,開始停止養蜂,布萊德於是併購了他們的蜜蜂。整體來說,養蜂戶的數量已經減少許多,只是沒人知道明確數字。

因為蜜蜂大量死亡,布萊德必須把既有蜂巢分開重建,但是即便如此去年他的損失太高,還必須去和其他人借蜜蜂以履行他和客人的合約。今年因為他併購了其他人的蜂箱所以還好目前他有足夠的蜜蜂可以送到加州。布萊德說今年還算幸運,因為黃豆蚜蟲的問題減少,所以在南達科達州農夫只會在蜜蜂送來前使用一次neonicotinoids農藥。這種農藥被廣泛地使用在撲殺蚜蟲和其他蟲類上。有一些研究指出,這種農藥和蜜蜂健康受損以及以昆蟲為食的鳥類減少有連帶關係。在2013年歐盟和其他一些國家對這類農藥加以限制。布萊德說“當你仔細去研究這個問題以後,你會發現過去十年用的農藥和蜜蜂驟減有明顯的關係。”他說這並不是單一問題,但是相關研究實在太少了。

潘索維尼雅州立大學的蜜蜂專家詹姆士佛萊哲也同意這個看法。他說蜜蜂的減少和普遍蜜蜂的健康有關,而不是特定的一兩個原因。蜜蜂接觸到許多種的農藥殺蟲劑,這對蜜蜂的免疫系統造成影響,他們對於瓦蟎(蜜蜂體外寄生蟲)所帶病毒的抵抗力降低。佛萊哲教授說這些蜜蜂是在戶外,有太多無法控制的變因,所以要找解決方法變得更加複雜。美國農業部的安巴特斯卡說“養蜂戶的蜜蜂通常混有其他族群的蜜蜂,而這加速了疾病的傳播。我們還在研究真正造成蜂群健康受損的原因。”

艾迪蜂場是從布萊德的祖父弗朗開始的,經濟大蕭條的時候,他的祖父收到他在密蘇里州哥哥寄的信,他的哥哥告訴他“我養的雞和豬賣不好,但是蜂蜜賣得很好,我建議你不如開始養蜂。”弗朗和他的兒子理查一開始養蜂只是為了採蜜。但是當中國和拉丁美洲的蜂蜜進來美國以後,市場競爭激烈,於是他們覺得必須開拓其他市場。於是在九零年代,布萊德開著一台裝滿蜂箱的卡車,載著妻子康尼以及兩名孩子,搬到了加州的貝克斯菲爾德(Bakersfield)。如今蜜蜂授粉的生意已經成為布萊德公司三分之二的收益來源。布萊德說由於進口蜂蜜的價位低廉,本土蜂蜜已經賺不了錢,他的女兒伊麗莎貝開始在農夫市場賣蜂蜜,期望能多少幫助本土養蜂業。

當布萊德全家在九零年代搬來貝克斯菲爾德的時候,當時有四十一萬英畝的杏仁樹田。從那之後這個數目已經雙倍成長,而農夫採行的養植法,對蜜蜂開始產生傷害。在過去,農夫通常在早春用溫水噴灑以預防結霜傷害幼苗。水幫助了雜草和野花生長在樹間,因此蜜蜂有花粉作為食物來源。但是現在農夫為了省水,加上野草有時會讓冷空氣聚集凝結導致結霜,許多農夫開始噴灑除草劑,讓樹之間土地沒有雜草生長。布萊德為了保護他的蜜蜂,他會在蜂箱裡放糖,酵母和其他營養劑讓蜜蜂在杏仁樹開花前有東西可吃。他也會去找比較未開發和近水源的地方放置他的蜜蜂過冬,“讓牠們遠離許多對牠們不好的東西。”他說。

運送蜂箱就像管理軍隊一樣。蜂箱必須在傍晚裝到卡車上,一次四個蜂箱放在棧板上小心翼翼被移上去,每個卡車一次可裝216個蜂箱,在今年雨季裡,經過泥濘的道路被送出去。布萊德一個蜂箱可以租兩百美金,平均來說他在每一英畝杏仁樹中放兩個蜂箱。一個四千五百英畝的杏仁樹園需要約九千個蜂箱。養蜂戶是一個團結的團體,一般新的生意都是靠口耳推薦。在授粉季節,布萊爾通常早上五點半離家前往果園,他在放蜂箱的地方插旗做記號,如果樹間通道太低,他會在幾條間道外插旗做記號確認蜂箱不會之後插在水裡。他也會在地圖上用不同顏色做記號,指示工人必須送哪些蜜蜂到特定地點。在指派好工作以後(約一百名員工),布萊德要送第二趟,有時第三趟蜂箱去果園,有時會去巡視看看蜂箱有沒有傾斜或是看看果樹何時會開花,藉此判斷蜜蜂有沒有需要被餵食。

布萊德的一個養蜂朋友在附近農場噴灑磷酸鹽以後損失大量蜜蜂,他幫忙聯絡律師。布萊德說“這是非法的,政府知道但是卻不積極處理,我的朋友需要幫助。”在2006年,另外一個大養蜂戶大衛海肯伯(David Hackenberg)因為蜂群崩壞損失了百分之九十的蜜蜂。不過布萊德當年並沒有這個問題。在當年一部紀錄片“消失的蜂群(The Vanishing of the Bees)“中,布萊德當時說”蜂群崩壞的問題我還沒有見過。“然後在紀錄片發表以後,布萊德立刻經歷了這個問題,而且幾乎失去了他所有的蜜蜂。布萊德還是認為他的蜜蜂死亡是因為病毒而不是大衛遇到的蜂群崩壞。他認為這個情況頂多三年會改善。不過這個時間一再延長,四年、五年。去年,在布萊德失去約一半的蜜蜂以後(約九萬個蜂箱),他決定加入海肯伯和其他養蜂戶以及環保團體對於環保署的控訴。這個控訴包含

在眾多基因改造種子充斥的情況下,環保署沒有要求被殺蟲劑噴灑的種子應予登記。由於環保署的失責,導致蜜蜂死亡以及慢性導致蜂群消失、鳥類死亡、全國性的水和土壤污染以及其他環境傷害。

不幸的是,目前沒有聯邦保險保護養蜂戶。2008年政府挪用五千萬美金作為家畜、養殖漁業和養蜂業的急難救助,但是這個救助只有到2011年。一年後農業署估計養蜂戶已經花了美金兩億去重建他們在過去六年在蜂群開始減少以後所損失約一千萬個蜂箱。

杏仁樹正開始要開花,布萊德的蜜蜂開始要工作了。朋友在電話上問布萊德能不能幫忙一件事不過和蜜蜂無關,布萊德說“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時間去做那件事,又該說,我根本不知道我有沒有時間。”

圖片翻攝以及原本英文連結 : https://www.nytimes.com/2017/02/16/business/a-bee-mogul-confronts-the-crisis-in-his-field.html?rref=collection%2Ftimestopic%2FAgriculture%20and%20Farming&_r=0

翻譯志工 : Julia Ku
編輯志工 : 張原禎.張佑輔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