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 tracking code--> <--GA tracking code end-->

日劇「限界集落株式會社」第一集和第二集摘要

日劇「限界集落株式會社」第一集和第二集摘要

繼上次提到日劇「限界集落株式會社」的消息,這次回應某些無法看到播出朋友的需求,分集介紹這齣農業大戲的劇情與反映日本農業的現況…

限界集落株式會社 第1集和第2集內容摘要…

「等這裏的老人都死掉了以後,村子也就不存在了…」
大內正人(反町隆史飾演)雖歷經了一次有機農業的失敗,但在親人的支持下,重返他爸爸生前持續耕種有機農地。

但是他這單單一個農夫,就是拼命種菜,對於村子沒落與農協的施壓卻莫可奈何。

人口外流導致市町村合併的情況下,一個鄉鎮連醫院或市公所都沒有,買個東西也是靠移動販賣車,公用巴士更少…,沒有預算建設的情況下,生活除了不便利,更處邊陲化。只剩老人持續守護一整片的農地,心有餘卻力不足..的確是個瀕臨滅絕的「限界集落」。

註:因應少子化、高齡化與人口流失,日本全國從1998年~2010年間,市町村數從原本3,232減少至1,727個。人口未滿一萬的村落從1,537個合併至457個。

「進行生產調整,爺爺生前辛苦種的高麗菜全都要被….」
農協決定對收割過度的高麗菜進行生產調整,也就是避免過度供給而產生市場價跌落,賣不出去不如爛在田裡當肥料。雖政府會給予補貼金,但誰希望自己辛辛苦苦種的心血就這樣付之一炬,只拿到可以維持生活的補貼。

主角的20歲女兒,看到這樣的情況,完全無法接受爺爺的作物要被這樣踐踏但也一籌莫展,正當大內正人無奈的開啟堆肥機,此時自稱經營顧問的人瀧川裕(谷原章介飾演)突然出現,請主角多等十天再鏟除這些蔬菜…..

農夫與農協是個微妙的關係,主角之前不聽農協的話,堅持種有機但醜陋的蔬菜。現在他再次請求農協給他機會,但農協仍不願意收這種賣不出去的東西。「客人只會買那些便宜又漂亮的蔬菜」「不管品質多好,因為產量不固定,也是無法維持生計的」對方好心建議主角換回慣性農法,讓農作物好賣量穩為主。男主角動搖了,想到一家大小等著他生活,只好準備了噴灑農藥器材,準備放棄十多年的有機地。

「農藥一噴,土地就回不來了!!」
男主角女兒不捨爺爺的土地遭污染,強力阻止!這時,之前自稱為經營管理顧問的瀧川裕(谷原章介飾演)再度出現,承諾了他之前說有機也可以賺錢的話,田裡來了一堆國小學童與家長,大家在農地體驗農事,並學習農業知識,最後來個現採現吃的快樂體驗。

一場及時雨讓大內正人驚呆了,也對眼前這個陌生男子開始有一絲希望,於是他們招集全村的人,
希望村人一同為農業突破不一樣的處境….

而他們開始因為經營顧問的規劃,開始了直賣所、體驗行銷、食農教育、特色料理、吉祥物、上報章雜誌…等各種策略,販售價格也改成所有蔬果全部混合稱重計價….,開啟不一樣的市場競爭。第一個月成果馬上見效,賺了不少錢,但經營顧問在獲得大家贊同,持有所有村民的生產契約後卻莫名消失?生意也開始一落千丈,村民到底該如何是好?(待續)

這部日劇並非講述怎樣可以讓農業起死回生,也不是在講哪種行銷策略有效。重點在於,我們對於農業的價值有了更深一層的省思。劇情真實貼近現況社會很多時候可以拉近我們對於農業的觀感,同時間所有人都在自我反思…

「咦?我似乎選擇蔬菜上就只想著便宜跟看起來漂亮…」、「原來農夫們作物被這樣絞碎堆肥心真的是很痛…說農夫不收割還可拿補貼金很棒的那些人真的不了解….」、「原來當農藥要噴到自然乾淨土壤的那一刻,我都在電視螢幕前大喊著不要…..」、「原來長得歪七扭八的作物,其實吃起來一樣好吃…」

永遠也忘不了,男主角參加完爸爸葬禮後回到東京,窩在小坪數的套房裡,想著自己做著不喜歡的工作,過著勉強的人生,拿著媽媽臨前塞的一堆自家作物,流著淚一口一口把爸爸種的醜陋蔬菜全部吃下去….那樣的畫面,就是現實。

從一個40歲男人夢想被打敗再站起來的心中、從一個20歲女孩熱血理念看農業的眼中,我們無法去指責男主角軟弱或屈服;也無法保證女孩堅持下去是否是好結果,因為一切的一切,都是理想與現實中的掙扎。

我們都期望故事有個完美結局,但現實生活的我們,是否也能貫徹很多美好的堅持,讓好結局不只存在故事中…..

圖片來源:NHK劇情截圖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